永利注册网站手机网页

以案釋法
您當前的位置:

勞動者行使勞動合同單方解除權後無法撤回

——北京二中院判決陳某訴正大公司勞動爭議案

發布日期:2018-12-2410:19:59 來源:以案釋法 浏覽次數: 字體:[ ]

裁判要旨

勞動者享有單方解除勞動合同的權利,單方解除權屬于形成權的範疇,勞動者向用人單位申請離職,用人單位收到該申請時,即産生解除勞動合同的法律效果,勞動者在用人單位作出決定前申請撤回離職申請,不能産生撤回解除勞動合同意思表示的法律效力。

【案情】

勞動者陳某于2016年3月8日向正大畜牧投資(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正大公司)提交離職申請,正大公司未予答複,陳某于2016年3月25日向正大公司提交“撤回離職申請的申請”,陳某于2016年4月7日後未再出勤。後陳某請求正大公司支付報酬和安排崗位,正大公司不同意該請求,于2016年7月25日回函表示,雙方勞動關系因陳某提出離職申請,于2016年4月8日解除,雙方遂發生爭議。陳某起訴至法院主張正大公司未批准其離職申請,其在三十日內申請撤回離職請求,故單方解除行爲未能生效,雙方勞動合同尚未解除,正大公司回函屬于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要求正大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賠償金;正大公司主張陳某主動提出離職,雙方勞動合同于陳某出勤最後一日之後即2016年4月8日合法解除。

【裁判】

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爲,陳某于2016年3月8日向公司提交離職申請書,其已作出單方解除勞動合同的意思表示,且公司已收到其離職申請書,陳某的離職申請不能撤回。法院認定雙方勞動合同因陳某辭職于2016年4月7日解除。

陳某提起上訴。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爲,陳某于2016年3月8日向正大公司提出離職申請,此屬于勞動者行使單方解除權的行爲,不以用人單位的同意爲構成要件,亦不能在用人單位收到後撤回。遂作出終審判決駁回陳某的上訴請求。

【評析】

本案涉及勞動者的單方解除權的性質問題。勞動合同法第三十七條規定:勞動者提前三十日以書面形式通知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勞動者在試用期內提前三日通知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該條款賦予了勞動者單方解除勞動合同的權利,是一種典型的形成權。結合本案的爭議焦點需要探討兩個問題,一是“提前三十日”或“提前三日”這一要求的性質如何界定;二是勞動者根據第三十七條行使單方解除權後,能否撤回或撤銷解除勞動合同的意思表示。

1.如何界定“提前三十日”或“提前三日”的性质。有的观点认为该要求是预告解除权的体现,是附加在该形成权之上的条件,预告期满时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才发生法律效力;另一种观点认为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意思表示送达权利相对人即生效,“提前三十日”或“提前三日”是单方解除权行使之后继续履行职务的附随义务,意在平衡形成权之下相对人的利益。从劳动合同法的立法本意来看,第三十七条劳动者的单方解除权是基于弱者利益倾斜保护的特殊理念,赋予劳动者的一项特殊权利。除了第三十七条之外,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分别规定了劳动者的单方解除权和用人单位的单方解除权。与第三十七条不同的是,该两条都须以权利相对人存在列举的不符合法律规定或约定的相关情形为前提,可以说是有条件的形成权。而第三十七条基于劳动者相对于用人单位的弱势地位,为了保障劳动者择业的自由,使劳动者仅需满足“提前三十日”或“提前三日”时即可行使单方解除权。 “提前三十日”或“提前三日”是基于保障用人单位正常生产经营的需求,赋予用人单位的权利,是劳动者形成权实现后的附随义务,这一要求并不影响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的意思表示一经送达用人单位即生效的形成权特质。

2.勞動者根據勞動合同法第三十七條行使單方解除權後,能否撤回或撤銷解除勞動合同的意思表示。根據一般法理,撤回針對于未生效的法律行爲,撤銷針對于已生效的法律行爲。民法理論認爲行使形成權的單方法律行爲可以撤回而不可以撤銷,即變動法律關系的意思表示到達相對人之前可以撤回該意思表示,停止形成權的行使;當該意思表示已經到達相對人,爲相對人所知悉後,該單方法律行爲即已生效,形成權已經實現,不可再請求撤銷。爲了平衡雙方利益,應該保障行使單方解除權的結果停留在一個安分的、不生變故的狀態。因此,單方解除權人不可在相關意思表示到達權利相對人後,撤銷該意思表示。除非權力相對人同意接受撤銷該意思表示的請求。

綜上,勞動者根據勞動合同法第三十七條行使單方解除權具有解除勞動合同的意思表示一經送達用人單位即生效的形成權特質,不可反悔,不可撤銷,即解除勞動合同的法律效果已經産生。勞動者根據三十七條行使單方解除權需要承擔“三十日”或“三日”繼續履職的附隨義務。另外,勞動合同雖然由于勞動者行使單方解除權而解除,但由于繼續履職期間,雙方勞動關系事實上還在存續,在司法實踐中認定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勞動關系存續期間及用人單位支付工資的期間,應該截止到附隨義務完成之時,即“三十日”或“三日”期滿之時,或者該期限未滿,但用人單位認可附隨義務已經履行完畢之時。勞動關系的建立自用工之日起算而非勞動合同簽訂之日,勞動關系的結束也非取決于勞動合同解除之時,而是終止提供勞動之日。

本案中,正大公司于2016年3月8日收到陳某提出的離職申請後,無需審批,即發生勞動者單方解除勞動合同的效力,陳某于三十日之內申請“撤回離職申請”並不影響其行使單方解除權的法律後果。因陳某有提前三十日通知的義務,且陳某也繼續工作至三十日屆滿,故雙方勞動關系存續期間應該截止至2016年4月7日。雙方勞動合同因陳某辭職而解除,其關于已經撤回離職申請的主張不能得到支持。

本案案號:(2018)京0101民初1681號,(2018)京02民終10944號

案例编写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周 珍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